IMG_9862

東帝汶人在澳門為國家獨立鋪平道路

 

東帝汶和澳門協會團體,在引導東帝汶獨立運動中扮演著重要角色,90年代末,曾與夏納納.古斯芒合作——後被逮捕,並促成建立東帝汶抵抗運動全國委員會。在接受澳門平台記者採訪時,該協會會長神父多明戈斯·蘇亞雷斯指出,如今該團體正在支持學生們的大學教育,並希望發現那些近幾十年來,在東帝汶安家的土生葡人的孩子或孫子的去向。

 

澳門平台:東帝汶和澳門協會團體是如何誕生的?
多明戈斯.蘇亞雷斯:是神父法蘭西斯·費爾南德斯在1996年成立的,當時東帝汶需要幫助而澳門有許多便利條件。正如其名稱所暗示的,這個團體聯繫著東帝汶與澳門人民。也是因為葡萄牙殖民的歷史聯繫。來自葡萄牙的船隻要到達[澳門],必先通過果阿和東帝汶,所以存在很密切的聯繫。
東帝汶也有很多澳門人,因為它需要勞工,如建築工,瓦工或木工。此外,有很多囚犯被送往澳門、莫桑比克和安哥拉。東帝汶也有許多來自其他葡萄牙殖民地的犯人。
這種人員流動和移民,有時是被迫的,構成了家庭。澳門人與東帝汶人結婚,他們的許多後代都留在東帝汶,隨後在印尼入侵期間遷移到整個東帝汶。許多中國人和這些新家庭的孩子在帝力被殺害,其他人得以在1975年來到澳門或澳洲。

澳門平台:他們的參與恰逢這一團體的一個新階段。
蘇亞雷斯:東帝汶局勢趨於平靜,而且隨著神父法蘭西斯科於2005年去世,
該團體幾乎消失。我在2008年到達澳門,發現維持東帝汶和澳門之間的聯繫是十分必要的。於是在2010年,恢復了這個團體。
這個團體的運作十分困難,因為在澳門並沒有很多東帝汶人。此外,存在另一個東帝汶協會。就我們而言,我們將迎來神父法蘭西斯科的忌日,會有禮拜或晚餐和人員社交。去年,我們邀請了東帝汶駐巴厘島總領事,他來談論了女性參與抵抗運動,和女性在抵抗運動後做了些什麼。

澳門平台:團體一直由教士領導。這個協會有宗教傾向嗎?
蘇亞雷斯:並沒有與教區連在一起。這個協會經過特區政府批准,我們帶有一定宗教性質,因為在我們的活動中,宗教的部分是始終存在的,有為恩人和東帝汶英雄的靈魂舉行禮拜。

澳門平台:團體如何在東帝汶事業中發揮重要作用?
蘇亞雷斯:神父法蘭西斯科·費爾南德斯起到非常積極的作用。起到了在這裡和葡萄牙人(民間)的橋樑作用,以及在東帝汶局勢平靜時幫助人們從葡萄牙返回。
要強調團體對獨立起到的重要作用,尤其是在夏納納·古斯芒被關進監獄後,有必要建立政黨之間的平台——存在五個政黨,以推進我們的鬥爭和恢復加入聯合國(席位)。
神父法蘭西斯科·巴雷托,東帝汶和澳門協會團體創始人之一的作曲家西蒙·貝克的哥哥, 去了雅加達監獄探訪了夏納納·古斯芒。雖然溝通並不容易,但牧師還是把夏納納的一封信帶來澳門,其中舉行了一個散居各地的東帝汶人的會議指引。就這樣,夏納納委託東帝汶和澳門協會團體,在政府的幫助下準備所有舉行會議的事項。最終會議並未在澳門召開,而是在葡萄牙。

澳門平台:那個時候您在哪裡呢?
蘇亞雷斯:1997年9月,我會見了總統喬治·桑帕約,他告訴我:“這是我們所需要的,葡萄牙希望東帝汶獨立,但我們缺乏一個平台,沒有一個團結的人民讓我們能夠捍衛人民的利益”。
當時各方並沒有統一,有帝汶民主聯盟(UDT)的東帝汶獨立革命陣線(FRETELIN),其他的都不是強大的政黨,而這兩個都沒有加入到創建平台,並使葡萄牙能夠給與支持。
因此,在喬治·桑帕約的推動下,我們花了大約一年的時間準備佩尼切會議,並於1998年順利召開。當我們完成後,桑帕約通知聯合國我們的鬥爭開始了。已經存在一個平台——抵抗委員會(東帝汶抵抗運動全國委員會)。
聯合國作出回應,派出一個小組觀察形勢,並支持抵抗運動。然後蘇哈托辭職,在印尼打開了一個開口,總統哈比比開放了全民公決,並於1999年8月舉行。

澳門平台:當時您在澳門嗎?
蘇亞雷斯:當時我仍未加入這個團體。當神父法蘭西斯科去了里斯本時,我在那裡。我被迫離開東帝汶,因為印尼不高興也不想我留在那裡。直到形勢好起來,我們總是說陽光總在風雨後。這也是伸出援助之手的原因。

澳門平台:在1999年前有更多東帝汶人居住在澳門?
蘇亞雷斯:是的,東帝汶人多數在1975年來澳門,其他則在1999年。

澳門平台:流亡的社群並未在澳門定居?
蘇亞雷斯:許多人前往澳大利亞,那個時候澳大利亞提供更多的便利。

澳門平台:如今有多少東帝汶人住在這裡?
蘇亞雷斯:我們並未進行有關調查。像我一樣來自那裡的東帝汶人非常少。 大約10〜20人。

澳門平台:這個團體有多少人?
蘇亞雷斯:董事會成員有九人。我們大約有50名成員,並非所有都是東帝汶人,這是澳門-東帝汶協會。

澳門平台:團體現在多做些什麼?
蘇亞雷斯:我們主要是幫助學生。多年來,我們籌集資金,並為在澳門,東帝汶和印尼的東帝汶人的培訓提供幫助。我們的目標是建立雙方間的橋樑。我們有一個項目將向澳門基金會介紹。我們希望我們的一些董事會成員去東帝汶聯繫在那裡的澳門人的子孫後代。

澳門平台:有多少?
蘇亞雷斯:數百人。但正如我所提到的,有一些更有可能去了澳大利亞。

 

明佳

相關文章

 
 

「佛得角人民的利他精神是我一直想追求的」

詩人紹納·巴博薩(Shauna Barbosa)的父母分別來自美國人和佛得角,筆下的詩句蘊含大西洋兩岸的味道,其處女作《佛得角藍調》(Cape Verdean Blues)出版後大受好評。 很多讀者都...

李向玉:澳門可以做得更多更好

澳門理工學院院長李向玉下月退休。他指澳門必須知道如何發揮獨有優勢:葡萄牙文化和語言。不過,他坦言學院的葡語教學有過一段艱難時期。 李向玉下月將會結束19年的院長生涯。他在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只要沒有「...

中葡文化平台:想象與界限

如果有一天,澳門成為了一個舉世公認文化平台,連結中國與葡語國家,這個城市與今日相比會有甚麼分別?在中國與8個葡語國家於首屆中葡文化藝術節「相約澳門」之際,9位本地文化與藝術界人士分享了他們的中葡文化平...

「擔任主席國可能標誌著葡語國家共同體鞏固的轉折點」

葡語國家共同體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會議將於7月17日至18日在佛得角的薩爾島召開。在9個成員國之中,將有8國會派國家元首確認出席,東帝汶總統則取消出席。這標誌著佛得角開始擔任該組織主席國。在會議前幾天,...

葡語世界在教科文組織全力以赴

佛得角希望與葡萄牙、安哥拉和幾內亞比紹攜手,將塔拉法爾集中營申報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另一邊廂,聖多美和普林西比亦計劃與東帝汶聯合申遺。 葡萄牙語國家共同體峰會周二在佛得角薩爾島召開,塔拉法爾集...

葡語國家合力守護文物

首屆「中國與葡語國家文化論壇」在澳門完滿閉幕,獲得與會的葡語國家文化界人士一致好評。論壇為葡語國家建立了聯合保護文物的平台,對發展程度較低的葡語國家尤其有益。 多名在上周末參與論壇的文化界代表認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