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862

東帝汶人在澳門為國家獨立鋪平道路

 

東帝汶和澳門協會團體,在引導東帝汶獨立運動中扮演著重要角色,90年代末,曾與夏納納.古斯芒合作——後被逮捕,並促成建立東帝汶抵抗運動全國委員會。在接受澳門平台記者採訪時,該協會會長神父多明戈斯·蘇亞雷斯指出,如今該團體正在支持學生們的大學教育,並希望發現那些近幾十年來,在東帝汶安家的土生葡人的孩子或孫子的去向。

 

澳門平台:東帝汶和澳門協會團體是如何誕生的?
多明戈斯.蘇亞雷斯:是神父法蘭西斯·費爾南德斯在1996年成立的,當時東帝汶需要幫助而澳門有許多便利條件。正如其名稱所暗示的,這個團體聯繫著東帝汶與澳門人民。也是因為葡萄牙殖民的歷史聯繫。來自葡萄牙的船隻要到達[澳門],必先通過果阿和東帝汶,所以存在很密切的聯繫。
東帝汶也有很多澳門人,因為它需要勞工,如建築工,瓦工或木工。此外,有很多囚犯被送往澳門、莫桑比克和安哥拉。東帝汶也有許多來自其他葡萄牙殖民地的犯人。
這種人員流動和移民,有時是被迫的,構成了家庭。澳門人與東帝汶人結婚,他們的許多後代都留在東帝汶,隨後在印尼入侵期間遷移到整個東帝汶。許多中國人和這些新家庭的孩子在帝力被殺害,其他人得以在1975年來到澳門或澳洲。

澳門平台:他們的參與恰逢這一團體的一個新階段。
蘇亞雷斯:東帝汶局勢趨於平靜,而且隨著神父法蘭西斯科於2005年去世,
該團體幾乎消失。我在2008年到達澳門,發現維持東帝汶和澳門之間的聯繫是十分必要的。於是在2010年,恢復了這個團體。
這個團體的運作十分困難,因為在澳門並沒有很多東帝汶人。此外,存在另一個東帝汶協會。就我們而言,我們將迎來神父法蘭西斯科的忌日,會有禮拜或晚餐和人員社交。去年,我們邀請了東帝汶駐巴厘島總領事,他來談論了女性參與抵抗運動,和女性在抵抗運動後做了些什麼。

澳門平台:團體一直由教士領導。這個協會有宗教傾向嗎?
蘇亞雷斯:並沒有與教區連在一起。這個協會經過特區政府批准,我們帶有一定宗教性質,因為在我們的活動中,宗教的部分是始終存在的,有為恩人和東帝汶英雄的靈魂舉行禮拜。

澳門平台:團體如何在東帝汶事業中發揮重要作用?
蘇亞雷斯:神父法蘭西斯科·費爾南德斯起到非常積極的作用。起到了在這裡和葡萄牙人(民間)的橋樑作用,以及在東帝汶局勢平靜時幫助人們從葡萄牙返回。
要強調團體對獨立起到的重要作用,尤其是在夏納納·古斯芒被關進監獄後,有必要建立政黨之間的平台——存在五個政黨,以推進我們的鬥爭和恢復加入聯合國(席位)。
神父法蘭西斯科·巴雷托,東帝汶和澳門協會團體創始人之一的作曲家西蒙·貝克的哥哥, 去了雅加達監獄探訪了夏納納·古斯芒。雖然溝通並不容易,但牧師還是把夏納納的一封信帶來澳門,其中舉行了一個散居各地的東帝汶人的會議指引。就這樣,夏納納委託東帝汶和澳門協會團體,在政府的幫助下準備所有舉行會議的事項。最終會議並未在澳門召開,而是在葡萄牙。

澳門平台:那個時候您在哪裡呢?
蘇亞雷斯:1997年9月,我會見了總統喬治·桑帕約,他告訴我:“這是我們所需要的,葡萄牙希望東帝汶獨立,但我們缺乏一個平台,沒有一個團結的人民讓我們能夠捍衛人民的利益”。
當時各方並沒有統一,有帝汶民主聯盟(UDT)的東帝汶獨立革命陣線(FRETELIN),其他的都不是強大的政黨,而這兩個都沒有加入到創建平台,並使葡萄牙能夠給與支持。
因此,在喬治·桑帕約的推動下,我們花了大約一年的時間準備佩尼切會議,並於1998年順利召開。當我們完成後,桑帕約通知聯合國我們的鬥爭開始了。已經存在一個平台——抵抗委員會(東帝汶抵抗運動全國委員會)。
聯合國作出回應,派出一個小組觀察形勢,並支持抵抗運動。然後蘇哈托辭職,在印尼打開了一個開口,總統哈比比開放了全民公決,並於1999年8月舉行。

澳門平台:當時您在澳門嗎?
蘇亞雷斯:當時我仍未加入這個團體。當神父法蘭西斯科去了里斯本時,我在那裡。我被迫離開東帝汶,因為印尼不高興也不想我留在那裡。直到形勢好起來,我們總是說陽光總在風雨後。這也是伸出援助之手的原因。

澳門平台:在1999年前有更多東帝汶人居住在澳門?
蘇亞雷斯:是的,東帝汶人多數在1975年來澳門,其他則在1999年。

澳門平台:流亡的社群並未在澳門定居?
蘇亞雷斯:許多人前往澳大利亞,那個時候澳大利亞提供更多的便利。

澳門平台:如今有多少東帝汶人住在這裡?
蘇亞雷斯:我們並未進行有關調查。像我一樣來自那裡的東帝汶人非常少。 大約10〜20人。

澳門平台:這個團體有多少人?
蘇亞雷斯:董事會成員有九人。我們大約有50名成員,並非所有都是東帝汶人,這是澳門-東帝汶協會。

澳門平台:團體現在多做些什麼?
蘇亞雷斯:我們主要是幫助學生。多年來,我們籌集資金,並為在澳門,東帝汶和印尼的東帝汶人的培訓提供幫助。我們的目標是建立雙方間的橋樑。我們有一個項目將向澳門基金會介紹。我們希望我們的一些董事會成員去東帝汶聯繫在那裡的澳門人的子孫後代。

澳門平台:有多少?
蘇亞雷斯:數百人。但正如我所提到的,有一些更有可能去了澳大利亞。

 

明佳

相關文章

 
 

中國和梵蒂岡,從不信任到信仰

北京和羅馬教廷中斷外交關係已經有67年,但樞機主教湯漢樞機證實,相關對話已經重啟,儘管主教的任命問題仍然是一大障礙。一位香港學者認為,現在「可能是談判有所突破的好時機」。 「中梵關係解凍之時可期,將很...

網(不)安法

正展開公開諮詢的《網絡安全法》或有損《基本法》原則。多個領域的專家對司法警察局擔任監管機構之首有所保留。 看似是個遙遠而技術性的問題,但網絡安全問題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瀏覽網站、上facebook、...

蘇嘉豪案突顯法律不完善

議員蘇嘉豪刑事案件周二首次開庭,但庭上控辯雙方皆認為不適宜再繼續審訊,主審法官因此再度將案件押後。而有律師認為蘇嘉豪這宗案件突顯出現行法律有需要優化。 議員蘇嘉豪被控加重違令罪案件在第一次押後,周二在...

抗愛滋:毀滅盛年人口的幕後主因

莫桑比克專家警告,如果未來四年內莫桑比克無法控制愛滋病疫情,那麼由於人口持續高速增長,將面臨經濟上難以支撐抗擊愛滋病的風險。 根據官方數據,愛滋病是莫桑比克經濟活躍的成年人死亡的主要原因。該國總統菲利...

澳門Uber的終結

Uber在澳門的營運似乎已無望延續。政府拒絕向其批發的士牌照,法院也已經駁回暫停罰款的申請,罰款總額逾2,300萬澳門元。 交通事務局回覆本報時表示,Uber近日向交局申請客運牌照,但無說明是申請一般...

貴賓廳:暗藏危機

劉表示要確保澳門的安全,政府必須做得更多,加深研究。劉建宏榮獲犯罪學及刑法全球範圍內其一重要大獎——「格哈德O.W.米勒獎」(Gerhard O.W. Mueller),表彰他在比較犯罪學和國際犯罪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