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151-Banner

「前檢察長可能成為所擔任職務的受害者」

葡萄牙律師公會和澳門律師公會簽署的互惠註冊協議已於2013年中止,關於重新簽署互相認可執業資格協議的日期和方式仍是未解之謎。華年達在接受《澳門平台》採訪時談到,澳門大學的中文法學士課程質量不高,而且澳門缺乏好法官。這位在法院曾擔任何超明行為證人的澳門律師公會主席還評論了正在法院審理的前檢察長何超明案件。不論判決結果如何,人們似乎感覺到雖然證據很多,但確鑿證據很少。

澳門平台:據說你將可能在下月與葡萄牙律師公會主席對話,討論葡萄牙和澳門律師公會之間與2013年中止的協議的恢復?
華年達:我們將談論該協議——它是雙方都設立准入條件的協議。我們已經看到,大多數(在澳門)的人不想完全封閉大門,而另一方則不想完全開放大門。如果我們打開大門,提供葡萄牙目前的經濟條件和社會生活,準備向外移民的人就會考慮來這裡生活(很方便) —— 可以講葡語,擁有葡萄牙的體系。移民去法國比移民來這裡容易得多。還有:想要來這裏工作的人必須解決居民身份問題……如果是律師,就不能被其他行業僱傭。必須確保最低工資,因為如果賺得少,他們就無法在這裡生存,而這會引發更多問題……
澳門平台:然而,該協議已經中止四年了。
華年達:是的,已過去很多年了。
澳門平台:例如,對於有意來澳門工作的人而言……
華年達:我希望能創造條件。有一件事在這裏(澳門的律師之間)進展得很順利——來澳門的人數不能超過前一年進入的50%。而且不能超過總數的10%。也就是說不能每年來37位——總人數是370。另外還有測試。之前沒有考試,有為期三個月的律所實習,現在必須通過考試。兩個系統之間的相似性有所改變,現在甚至需要學習《澳門基本法》……有很多不同點,希望融入澳門法律界的人必須從基本法開始學習。還需要了解《澳門國際私法》,因為澳門很小,而且與鄰近的轄區內外連接,需要知道香港、中國內地發生的事。不僅是為人們提供生活的方式,更是讓他們對社會有用。
澳門平台:該協議中止帶來什麼影響?是必要的暫停嗎?
華年達:是必要的。有同事對我說,葡萄牙律師的到來是至關重要的,可以提高行業的質量水平,因為他們的專業素質更高。事實是不是這樣,與他是不是某人的朋友無關。現在,我們通過考試確認這一點——為來自葡萄牙或其他地方的人設置考試,一般情況下,從葡萄牙來的律師能獲得很高的得分,他們具有豐富的專業知識,被證明是優秀的專業人員。但這並不能確保所有希望來澳門的律師都是最好的。不幸的是,我們能看到的是經過本地培訓的專業人士的水平,這不一定是最好的,所以無法作比較。隨著中文的使用率越來越高,中文律師找到其位置也變得很重要,但我們可以看到,例如,很多中文為母語的律師——有些甚至會講葡語——卻英文水平不高,這阻礙他們處理大宗國際業務。從葡萄牙來的律師則可以生存——他們不講中文,但可以用英文交流。
澳門平台:行業內部對於從葡萄牙來澳門的法律人士需要具備的條件有很大分歧。我們正在接近達成共識?
華年達:我們知道我們所需要的條件。我希望不要討論互惠,很多支持互惠的人可能會改變觀點,說沒必要設置考試,因為有同事說不應該設置任何考試,而應該看到他們的學識,准許他們進入。我們現在不需要完成最少18個月的實習——取而代之的是針對有基礎或已在其他地方培訓過的律師的適應課程。
我們所看到的是,在培訓方面,有很大差異——澳門的葡語法律課程的質量較中文法律而言仍比較高。這一點可以理解,因為葡語學生可以使用所有的法律文獻,不僅是本地的,甚至是葡萄牙或其他葡語國家的。中文課程的學生——葡語比較差的,只可以閱讀中文翻譯版本,而這方面資源又很少。因此,需要提高中文課程的質量,增加葡翻中作品翻譯、法律條例翻譯的數量。還需要促進以中文為母語的學生對葡語的了解,這有助於他們學習澳門法律。我們還發現,無論是從葡萄牙來的人,或是去葡萄牙學習的澳門年輕人,整體而言,都比在這裡學習中文法律課程的學生學得好。但也有些從葡萄牙來的經驗豐富、曾獲得好成績的律師未通過澳門的認證考試。
澳門平台:澳門大學的法律課程一直是多年來被批評的對象。正在有所改善?
華年達:目前,有改善的條件。我們將前任法學院院長莫世健安置在這一位置上是一個錯誤,他的學術水平無可爭議,但他不適合這一職位,他做的一些改變並不成功。我不會說這是一場災難,但其方式有誤,之後造成澳門大學課程不再受科英布拉大學認可。
澳門平台:你通常每年都會指出影響司法的很多問題,例如缺少法官。這些問題仍然存在?
華年達:仍然存在,而且有些還惡化了。我的分析不是很樂觀。其沒有按照我所希望的方式發展。我希望人們相互之間更尊重,希望法院能夠勝任……法官人數方面有大幅增加,聽證會的安排也有所改善,以前是持續兩年,現在只持續一年或不到一年,但仍然很慢。我們需要更深層次的決策,更多的法律思想,法院有時作出的決定是不公平的,缺少邏輯推理。很明顯,終審法院的法官數量還不夠。這已經造成了很糟糕的情況,因為某些牽涉司法訴訟的政府官員的案件審理只有一位法官進行……沒有很多人提出反對,但人們可能會說,這是權宜之計,是為了掌控一切。如果三位法官組成合議庭,則更容易預測他們的想法,預測他們所走的途徑。中級法院的法官人數有了提升,但法庭判決仍然很漫長。初級法院方面,最近的案件審理更快速了,但案件的進展不大。而且工作人員的經驗不足,沒有掌握足夠的相關知識。
澳門平台:我們的法院依賴行政機構,是因為法官仍然是任命的?
華年達:香港的法官也都是任命的,比澳門還依賴行政機構。這一問題不是本地獨有的問題 ,澳門的法官由兩年任期的委員會任命,可能給人們的印像是他們不是獨立的,因為如果他們想繼續留在這裡,就必須作出讓步。這並不總是公平的。舉個例子,我認為本地法官不應該在獲得法官職務初期的第一年就被任命——這是錯誤的。事實上,法律規定,需要經過兩年的考核期,但澳門很多年間都未進行過任何考核。社會的印像是,在民事案件中,可以得到更切合正義的判決。刑事案件不被社會接受,在人們印像中,這條路已經確定了,因為有影響力——軟實力。我看到了一些不符合我內心聲音的決定,因為違法行為和刑罰之間不相匹配。有一些無足輕重的事,其社會意義很小,但卻被以野蠻的方式懲罰,其實事件本身並不嚴重。我們的司法體系中,謀殺罪判處20年有期徒刑。而謀殺是令社會厭惡的犯罪 ——或許是所有犯罪中最嚴重的。一個犯謀殺罪的罪犯被判處20年有期徒刑,因此以同樣的手段懲罰一個涉嫌200萬澳門幣經濟犯罪的人是沒有意義的。我在針對犯有不嚴重罪行的公務員的審判方面注意到這一點。法律在某一個領域很容易出現不公正,那就是行政法領域 ——澳門的行政法和其源頭(葡萄牙法律)的演變並不相同。如今,葡萄牙行政法院有公正。而澳門,則很難有公正。法律演變得很少,而行政則占主導地位。例如,《土地法》的情況,法律規定,法院只需要確認是否違法。按照法律條文,法院必須執行法律。當前,行政法往往在阻礙正義的伸張——我沒發現法院採取不偏不倚的解決辦法。當衝突發生在個人和政府之間時,總是政府贏。這令人們感覺不公正,有人說,這只能證明澳門法律體係不完善。
澳門平台:法院正在審理澳門前檢察長何超明的案件。鑑於他在這一重要職位任職多年,這次訴訟從澳門司法的角度而言意味著什麼?
華年達:我認為司法體系的很多東西都運作得很糟糕。糟糕的是,為什麼我們的體系允許他擔任檢察長15年之久,之前他還曾擔任其他職務,沒有人發現他有任何違法行為。我們的體系失去信任,這一點很糟。其次,外界最初的印象就是能以任何方式審判前檢察長——因為審判中的證據有很多,但之後證明很多證據不可信。這位前檢察長可能將成為他所擔任職位的受害者,這一想法證明,在法院,沒有人高於法律,法院以其自己的方式執行法律。
澳門平台:還有前任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案件,很多人評論說,很奇怪,多年間竟然有這麼多不正規的合同批給,竟然從未有人表示過不信任……
華年達:或許不是這樣。無論如何,我接受殺人犯被判20年,但糟糕的是,這位前任司長竟然被判處29年。這不符合邏輯。
澳門平台:這一類的案件——前任檢察長或前司長——顯示出司法權力依賴行政機構?
華年達:有人持這一觀點。事實是,一旦該行業呈現出這種印象,很多人就會認為該系統無法正常工作。問題不是法律和法案,而是闡釋體系的人,因為他們很多時候誤解了法律。
澳門平台:我們需要哪些變化?
華年達:需要改善一切……但主要是更多法官和更高的質量。
澳門平台:回到這次採訪的開始,在下月召開的會議中,你將與葡萄牙律師公會主席談話,我們離協議恢復更近了一步嗎?
華年達:我不知道。我希望澳門的問題,報名要求的問題,不要放在互惠條款中。澳門370位律師中,100多位已在葡萄牙註冊。如果是葡萄牙,則有200多位澳門律師在那註冊,只是大海中的一滴水 —— 總數是3萬人,所以沒有任何問題。
澳門平台:如果葡萄牙律師公會要求完全互惠,協商將花費更長時間?
華年達:可能。現在葡萄牙說,如果我們希望設置考試,葡萄牙也會受制約,如果考過了,就沒問題。但或許會考不過。

盧西亞娜·雷濤 

相關文章

 
 

「出現新的葡語系,豈止說葡文,亦說中文」

本屆「我的城市」活動週日落下帷幕,活動首次在巴西聖保羅亮相。活動創辦人思諾銘(Manuel Correia da Silva)表示,此次活動證明,澳門可成為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紐帶。葡語社群正在改變,...

一個改變歷史的會議

四十年前,中國共產黨的一次會議標誌著改革開放的開始。鄧小平譜寫新篇章,奠定隨後中國發生的巨變基礎。   1978年12月初,鄧小平終於能夠開始喚醒這個「沉睡的巨人」,並且推出一系列經濟和社會...

「對於澳大而言我並非不可或缺」

來澳執教四年後,馬英(Inocência Mata)教授將返回里斯本大學文學院任教。在澳度過的這段時光讓這位教授汲取了豐富的人文經歷,但她亦對未能在澳門大學「大展拳腳」表示失望。馬英坦言「我本來希望可...

幾內亞比紹陷政治僵局

立法會選舉的日期還沒有確定,整個國家的政治局勢又變得緊張。這次,選舉過程涉嫌違規行為。 經歷三年多嚴重政治危機後,幾內亞比紹的主要領導人於4月達成了協議,提名總理建立聯合政府,並通過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

中國與葡萄牙,友誼地久天長

加強澳門在中國和葡語國家間的平台作用,以及中國與葡萄牙間的「橋樑」角色,以及里斯本正式簽署加入「一帶一路」的合作諒解備忘錄,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國事訪問葡萄牙兩天的兩個標誌性成果。 習近平訪問葡萄牙尾...

抽離自我的創作

傳播學教授兼作家施萬樂(José Manuel Simões)新作《第七感》,標誌著職業生涯進入新階段。曾任記者的施萬樂現時在聖若瑟大學傳播與媒體課程擔任主任,這是他第三部科幻小說,背景是一次印度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