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06-Banner

一國一語

澳門的居民和學者警告粵語可能面臨消失。他們指政府未有保護本土語言,令普通話在澳門成為主流,但教育界另有看法。
馬嘉文和陳栢榮是港澳眾多在Facebook頭像加入「廣東話係我母語」、公開捍衛粵語的居民之一。香港教育局在2013年發布香港中文大學學者宋欣橋的學術文章,文中強調粵語是一種方言,不能視作母語,近期在社交媒體熱議,在港澳一石激起千重浪。

在澳門,超過80%人的母語是粵語。儘管粵語是大多數人講的語言,但人們越來越擔心粵語終會不敵普通話變成小眾語言,就像廣州的情況一樣。居民和學者直言,粵語被矮化顯然易見,但政府保證在推廣愛國精神的同時,不會削減對粵語的保護。

多語社會

馬嘉文說她之所以在Facebook頭像加入有關字句,是因為她「無法承認普通話就是母語」,又指「粵語才是和會繼續是我們的日常語言」。
陳栢榮同樣在頭像加入字句,對宋欣橋的立場不表認同。「粵語就是我的母語,也是大部分市民的母語。粵語在中國文學和文化舉足輕重。澳門繼續是一個講粵語和用繁體字的地方,這不失一個自身優勢 。」
現時在葡萄牙學習葡文、25歲的周俊元沒有更換Facebook頭像,但曾就這項議題發表意見。他在Facebook分享過一張本地學生的照片,指他們正在講普通話,感到震驚。
他強調:「首先,我不是反對學習或使用普通話。」他又指「我之所以分享這張圖片,是因為聽到學生在校園外仍以普通話來溝通覺得很奇怪」。
有人認為,隨著澳門有越來越多內地移民,使用普通話實屬正常,但也有人認為普通話過度使用。「他們問我,如果學生講日語會否是文化的入侵,還對我講思想要開放點,不能只把視野局限在澳門」。
他稱在入大學前很少會在課堂以外講普通話,但在澳門大學上課時講得較多。鑑於澳大力圖國際化,他認為這種情況也是合理,但他強調:「在我的印象中,小學和中學還是在用粵語。當我看到一群中學生用普通話聊天時,我感到頗為震驚 。」
中文是澳門最常用的語言。教育暨青年局回覆本報查詢時,就澳門的主要教學語言是普通話還是粵語這個問題,未有作正面回應。局方指出:「中文是澳門的正式語言及最常用的語言,目前全澳所有學校均有教授中文,未有區分以粵語或普通話作為教學語言 。」
根據《本地學制正規教育課程框架》,如果學校以中文為第一教學語言,就應囊括普通話學習。若以中文作為第二語言,教學就可以包括普通話學習,但沒有強制要求。「學校應讓學生學習粵語和普通話,靈活組織課程和學習時數,並培養學生的語言技能 。」
教青局未有提供以普通話為教學語言的學校比例,也未有透露推廣普通話的開支。
高等教育輔助辦公室則回覆,根據相關法律法規,高等院校具有學術自主權及教學權,「可以自行製訂科目內容、決定課程的教學語言及其他方面等 。」該辦又指,現時本澳各高等院校的教學語言是中文,並無劃分粵語或普通話,其次是葡文及英文。
澳門大學回覆本報指,該校以英文為主要教學語言,亦有中文、葡文及日文的課程,但沒有學生母語的資料。
教青局表示,在本澳3歲至24歲的人口中,83%以粵語為第一語言,普通話則有8%。局方的回覆又提到,根據2016年人口普查,可以看到「隨著年齡增長,掌握普通話的人口比率亦有所上升」。
在澳門15至24歲的人口中,約有85%會講粵語,73%會講普通話。教青局引用數據表示:「一般來說,學生在學習中能使用粵語或普通話 。」
局方又指澳門的正規教育除校長和中高層管理人員有6,259名教師,當中883人本學年以普通話作為教學語言,佔整體約14%。

身分認同

研究澳門語言政策的羅世賢博士指出,澳門缺乏機構評估粵語、普通話、葡文和英文在教育體系的重要性和地位。他認為逐步引入普通話作為教學語言存在「政治意圖」。
他舉例二龍喉中葡小學和鄭觀應公立學校均設雙語班,以普通話為中文教學語言。「雖然是試驗計劃,已經具引導性質。」
他指另一個跡象一些學者來澳演講提出推動普通話,他們認為普通話應該成為教學語言,從而與祖國整合。
澳門筆會副理事長鄧曉炯明確表示回應這個議題,但只以個人身分回應,並不代表筆會。
在文化局工作的他說,澳門有越來越多人講普通話。「我不知道他們是否來自中國內地,還是因為普通話教學越來越普遍,或者是學校語言教學的質量提高了。」
馬嘉文亦表示,在街上聽到多了普通話,嘆指有很多不懂粵語的移民問她在哪裡學粵語和來了澳門多少年。「這讓我覺得自己不是來自澳門,令人傷心 。」
周俊元認為,來澳的人士應該有學習本地語言的準備。「從內地來澳的人應該知道這裡講粵語,正如我知道在內地要講普通話一樣 。」
鄧曉炯不相信粵語會消失,但他承認粵語可能會失去關注。這名生於上海的作家說:「可能普通話會成為首要的溝通語言,粵語則變成地區性語言 。」
他一方面讚許普通話在澳門的發展,另一方面坦言矮化粵語將對澳門居民的「身分認同構成大影響」,但「這也是因為我們未有極力推動使用這種語言」。
他指很難找到本地的粵語音樂和動畫。「這是我們所有住在澳門的人的責任,要思考如何令粵語學習變得更有趣、容易和吸引 。」
陳栢榮說,他的女兒現時讀幼稚園,在課堂和家中都講粵語,但他始終擔心粵語在幾代之後會被淘汰。「現在有越來越多內地的公司和人來澳門,政府可能會開始要求工作中使用普通話,以及要求老師以普通話授課,甚至禁止學校使用粵語。如果降低粵語在日常生活中的使用率,人們就會不願意講或學習這種語言 。」
鑑於普通話是內地的第一語言,普及程度越來越高,他也希望女兒學普通話,但前提不影響粵語學習。「普通話可以成為第二語言 。」
教青局重申,在背靠祖國的前提下,局方將竭力傳播澳門的身分、文化和語言,強調「特區政府十分重視愛國愛澳的教育工作」,致力落實《非高等教育發展十年規劃(2011-2020年)》,「加強學生對祖國和澳門的了解和身分認同感 。」
《本地學制正規教育基本學力要求》規定學校設有品德與公民科,培養學生「珍惜和重視祖國、民族和澳門的優秀文化傳統,認識自己的國民身份」,以及「關心澳門和中國的發展」。
《課程框架》載明,中學教育要具備「社會及人文」一科,內容應包括澳門的歷史和地理,以「加強學生對澳門的認識和身分認同」。局方重申這是一項「加強對祖國和澳門的熱愛」的目標。

愛國

羅世賢認為,澳門作為實行「一國兩制」的城市,粵語作為大部分人口的母語很有好處。他引述北京大學社會學家馬戎的話,指每種語言和少數的融合,都會有利祖國的統一。
羅世賢強調,在一個民主制度中,語言權利是權利、自由、保障以及人權的一部分,但在中國就有所不同。他同時致力研究中國少數民族和其他語言的語言政策。「這是以祖國統一為原則——一種語言、一個國家的人、一個國家。對中國而言,在教育體系存在7種中文類群不合理。中國認為祖國統一從語言統一開始 。」
聖若瑟大學中文系師範課程教授蔡梓瑜說,他明顯覺得澳門教育問題被政治干預,情況「情況日益嚴重」。
他表示,當局先初步採取微妙的方式:增加中小學普通話的教學,令該語言逐漸具有其他用途,並開始成為其他學科的教學語言。「用普通話教中文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我們不反對教普通話,恐怕有一天,澳門成為廣州 。」
曾任海星中學校長的他指出,內地不僅強制使用普通話,對使用其他語言也有嚴格限制。「廣州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本來是一個以粵語作為生活及學習傳統的都市,現在能用流利粵語溝通的孩子已經越來越少。普通話已經成功透過政治及行政手段消滅粵語。」
羅世賢強調不可抹殺粵語這種仍有8,500多萬人使用的語言,坦言「關鍵是如何在多樣性中締造團結。但中國的訊息非常明確,就是只有普通話」。

和平共存

羅世賢認為,有一種每個市民都懂的官方語言固然是好事,但也要與注意其他正在內地使用語言的續存,強調粵語的重要性:「在中國語言的研究中,想要研究語音的進化,不可能不探究語言的基石、這種早在唐朝已有人使用的語言——粵語。」
他指普通話僅到17世紀中期的明末才出現,當時僅用於學校學習,並非常用語言。
蔡梓瑜說,從語言學的角度而言,粵語在字形、字義及字音上相當豐富。「但是,澳門政府,尤其文化局及教育暨青年局,都沒有任何推廣及扶持,甚至是保育粵語的政策及行動。」。
作家鄧曉炯會講英文、普通話和粵語。他以中文寫作,但沒指明是普通話或是粵語,表示在書面上沒有太大分別。「通常我會用本地俗語。掌握粵普雙語對寫作大有益處 。」
他對粵語的微妙情有獨鍾。「粵語由一系列歷史、文化和社會元素結合而成。理解粵語就像解密密碼電文一樣 。」
他舉例如「拍拖」一詞源於珠江口的漁業活動,形容大船拖小船。
他重申,防止粵語消亡的方法就是繼續使用。「很大一部分挑戰是將這些詞背後的含義傳達給下一代。不僅作為一種語言,而是一個文化對話,並且意識到這是在我們的手中得以豐富和培育 。」
蔡梓瑜認為,粵語就是南方人的語言,其實亦是南方人的身份認同指標,這有別於操普通話的北方人身份。他指普通話「無疑」會成為國際語言,但一個民主開明的政府應該鼓勵多元生活,從族群到語言生活皆如是。「這就是澳門之所以是特區的特點。生活應是感覺舒適自然,生活本來就講究舒適、自然、流暢、美感,這些都一直依存在澳門居民使用粵語時充份體現出來的 。」
羅世賢以印度為例,指該國有22種官方語言和16套書寫字母,以示尊重差異。「誰也不用擔憂自己講的是本國還是地區性的語言,是英文或是其他語言」。但他指出:「這個例子指的是在民主國家的框架下,而中國的國家框架是統一,是華語世界的和諧,不容分裂、對立和分歧 。」

*普通話——國語
普通話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是中央政府認定的現代標準漢語。教育部一項全國性調查顯示,中國內地有94%的人講普通話。現代標準漢語在台灣稱為國語。全國有55個官方認為少數民族,各族均有自身語言。

全民普通話
鼓勵學校在中文科使用普通話而非粵語是香港政府未來十年教育計劃的一部分。港府斥資近1.8億港元支持學校落實相關措施。根據官方數據,當地有近70%的小學以普通話教中文。

蘇爔琳  22.06.2018

相關文章

 
 

「出現新的葡語系,豈止說葡文,亦說中文」

本屆「我的城市」活動週日落下帷幕,活動首次在巴西聖保羅亮相。活動創辦人思諾銘(Manuel Correia da Silva)表示,此次活動證明,澳門可成為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紐帶。葡語社群正在改變,...

一個改變歷史的會議

四十年前,中國共產黨的一次會議標誌著改革開放的開始。鄧小平譜寫新篇章,奠定隨後中國發生的巨變基礎。   1978年12月初,鄧小平終於能夠開始喚醒這個「沉睡的巨人」,並且推出一系列經濟和社會...

「對於澳大而言我並非不可或缺」

來澳執教四年後,馬英(Inocência Mata)教授將返回里斯本大學文學院任教。在澳度過的這段時光讓這位教授汲取了豐富的人文經歷,但她亦對未能在澳門大學「大展拳腳」表示失望。馬英坦言「我本來希望可...

幾內亞比紹陷政治僵局

立法會選舉的日期還沒有確定,整個國家的政治局勢又變得緊張。這次,選舉過程涉嫌違規行為。 經歷三年多嚴重政治危機後,幾內亞比紹的主要領導人於4月達成了協議,提名總理建立聯合政府,並通過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

中國與葡萄牙,友誼地久天長

加強澳門在中國和葡語國家間的平台作用,以及中國與葡萄牙間的「橋樑」角色,以及里斯本正式簽署加入「一帶一路」的合作諒解備忘錄,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國事訪問葡萄牙兩天的兩個標誌性成果。 習近平訪問葡萄牙尾...

抽離自我的創作

傳播學教授兼作家施萬樂(José Manuel Simões)新作《第七感》,標誌著職業生涯進入新階段。曾任記者的施萬樂現時在聖若瑟大學傳播與媒體課程擔任主任,這是他第三部科幻小說,背景是一次印度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