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1A0895(1)

「佛得角人民的利他精神是我一直想追求的」

詩人紹納·巴博薩(Shauna Barbosa)的父母分別來自美國人和佛得角,筆下的詩句蘊含大西洋兩岸的味道,其處女作《佛得角藍調》(Cape Verdean Blues)出版後大受好評。

很多讀者都知道紹納·巴博薩這位詩人,但都是透過美國KCRW廣播電台的著名節目「書蟲」(Bookworm)的訪問認識她。節目近期的訪問的作家有朱諾·狄亞茲(Junot Díaz)、喬伊斯·卡羅爾·歐茨(Joyce Carol Oates)和麥可·翁達傑(Michael Ondaatje)。麥克·希瓦布萊(Michael Silverblatt)自1989年起擔任該節目主持和採訪者。他表示,巴博薩的到來源於一位製作人送給了他一本書,他很喜歡這本書。這本便是巴博薩的首本詩集《佛得角藍調》(Cape Verdean Blues)。
巴博薩在美國佛蒙特州的本寧頓學院(Bennington College)攻讀美術碩士後,輾轉在多份文學雜誌發表文章,後來這位佛得角人的後裔決定以詩句歌頌祖國,該書今年已由匹茲堡大學出版社出版,成為現時美國文學舞台上常被人提起的作品。
她在居住的洛杉磯接受本報訪問,暢談回歸佛得角的經歷和她與佛得角文化的關係,同時談及克里奧語和她個人的情感語言。她表示,作品的回響令她喜出望外。這位青年女作家稱自己正在不斷摸索:「我從過去到現在,都總在著迷一些東西。」她本周將赴里斯本參與「Desquiet」 國際會議,會議名稱源於費爾南多·佩索阿(Fernando Pessoa)一本名為《惶然錄》(Desassossego)的書。

— 我們從書名說起吧。為甚麼命名為《佛得角藍調》?
巴:書名與佛得角爵士樂大師賀拉斯·尸什摩(Horace Silver)的音樂專輯同名。我覺得以這此來紀念我國前人的藍調音樂是最適合不過,以此循韻律和字詞裡摸索。
—分享一下你的家庭故事吧。
巴:我的父母在80年代相識,結緣於麻薩諸塞州波士頓寶麗萊(Polaroid)辦公室。我的母親來自波士頓,外祖母來自喬治亞州;父親來自佛得角的福古島。我自幼在兩種文化下長大,有時確實會覺得吃不消。我從過去到現在都總在著迷一些東西,總是在尋找其實是件好事。慾望使我們繼續前進,而我一直在努力,探尋身份對我而言意味著甚麼。
—我聽了你接受美國電台的訪問,你提到你回到佛得角。可以分享這段難忘經歷嗎?
巴:多彩、房屋、建築物和標記。我在14歲時第一次回佛得角,我很肯定佛得角的蔚藍天空是美國從沒有過的。2002年福古島火山活躍時,我們駕車時路邊有位女士站著想截停我們。我們停下來時發覺,原來她是要歡迎我們,還祝福我們。佛得角人民的利他精神是我一直想追求的。無論乾旱還是貧窮,佛得角人民仍然在食物和舞蹈中自得其樂。
—你顯然受美國文化影響很大,但佛得角在你的生活也佔有重要位國。你是否覺得自己仍然生活在兩種文化當中?你怎樣將自己與歷史、與前人聯繫起來?
巴:我仍然完完全全地活在這兩種文化中,只有寫書時才意識到我與祖先的關係。我對海洋情有獨鍾,寫作總是關於大海。大海對我的祖先來說既是避難所,也是絕境。當我以他者的角度看自己寫的書時,我感受到了這點。這是很淒美的。佛得角詩人豪爾赫·巴博薩(Jorge Barbosa)寫過:「那片海 拓闊我們的夢想,但扼殺我們的希望!」我覺得自己被海水淨化了,在大海裡我有種賓至如歸的感覺,但現在我害怕游泳,不知道該在哪裡停下。
—你在書中提及切薩里亞·埃沃拉(Cesária Évora)和阿米卡爾·卡布拉爾(Amílcar Cabral),他們對你的影響大嗎?
巴:小時候聽到切薩里亞·埃沃拉的歌和學習阿米卡爾·卡布拉爾的作品時,我從沒想過他們是我的一部分,沒有意識到他們的重要。對我來說,他們都代表著自由,他們的存在協助了塑造佛得角的身份,定義了繼續的意義。前者創造藝術,後者進行抗爭。時至今日,藝術和抵抗仍然是所有運動的驅動力。
—你喜歡哪些詩人和小說家?
巴:露西爾·克利夫頓、阿麗亞娜·雷恩斯、詹姆斯·鮑德溫、安德里·杜布斯、安妮·塞克斯頓、帕特里夏·史密斯、科西諾·福爾茨、豪爾赫·巴博薩、特里奇·奈特和邁克爾·翁達傑。
—說回你的書吧。你的作品裡有佛得角的克里奧語,你對克里奧語感興趣嗎?有甚麼個別字詞或表達是你喜歡的嗎?
巴:佛得角的克里奧語是我的語言之一。其中一個我最喜歡的詞是「dispidida」,意思是再見、告別派對。
—你的作品提到星座,為何會將星座作為寫作元素?
巴:天象蘊藏在身份之中,又或說身份藏於天象次中。星座具有指導作用和學問。難道我們不是有時候想要某事或某人告訴我們該怎麼做?會發生甚麼?給我們答案?
—你將會到里斯本參與「Desquiet」 國際會議,有甚麼期待?
巴:我很幸運可以跟其他葡語國家朋友一同參與工作坊,期待閱讀他們的作品、聽他們的故事。
—你的處女作反響很好,你之前有想過嗎?你怎樣回應?
巴:我真的沒想過《佛得角藍調》能有現在的成績。我不會忘記一路走來的支持。當我被別人的藝術感動時,我有責任要表達愛意。我欣然迎接每一天的到來,很感恩和感激,感覺每天都充滿愛。這本書不再屬於我,很高興當中的字詞能夠走上自己的路。
—你有興趣寫其他類型的作品嗎?還是只想寫詩?
巴:我的下一部作品會是小說。

白艾德 13.07.2018

相關文章

 
 

「出現新的葡語系,豈止說葡文,亦說中文」

本屆「我的城市」活動週日落下帷幕,活動首次在巴西聖保羅亮相。活動創辦人思諾銘(Manuel Correia da Silva)表示,此次活動證明,澳門可成為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紐帶。葡語社群正在改變,...

一個改變歷史的會議

四十年前,中國共產黨的一次會議標誌著改革開放的開始。鄧小平譜寫新篇章,奠定隨後中國發生的巨變基礎。   1978年12月初,鄧小平終於能夠開始喚醒這個「沉睡的巨人」,並且推出一系列經濟和社會...

「對於澳大而言我並非不可或缺」

來澳執教四年後,馬英(Inocência Mata)教授將返回里斯本大學文學院任教。在澳度過的這段時光讓這位教授汲取了豐富的人文經歷,但她亦對未能在澳門大學「大展拳腳」表示失望。馬英坦言「我本來希望可...

幾內亞比紹陷政治僵局

立法會選舉的日期還沒有確定,整個國家的政治局勢又變得緊張。這次,選舉過程涉嫌違規行為。 經歷三年多嚴重政治危機後,幾內亞比紹的主要領導人於4月達成了協議,提名總理建立聯合政府,並通過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

中國與葡萄牙,友誼地久天長

加強澳門在中國和葡語國家間的平台作用,以及中國與葡萄牙間的「橋樑」角色,以及里斯本正式簽署加入「一帶一路」的合作諒解備忘錄,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國事訪問葡萄牙兩天的兩個標誌性成果。 習近平訪問葡萄牙尾...

抽離自我的創作

傳播學教授兼作家施萬樂(José Manuel Simões)新作《第七感》,標誌著職業生涯進入新階段。曾任記者的施萬樂現時在聖若瑟大學傳播與媒體課程擔任主任,這是他第三部科幻小說,背景是一次印度之旅...